互联网侵权盗版行为,一直是让出版社头疼的问题。电商平台制售盗版图书、非法提供电子版的问题仍然存在,通过网盘、在线词典传播侵权盗版内容等新的侵权形式层出不穷。针对这一问题,近日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组织的第14期沙龙以“出版单位打击网络侵权盗版的实务与经验”为主题进行了讨论。

这次沙龙上,来自出版社的从业者和律师们探讨了网络出现的侵权盗版新形式和新渠道,交流了在维权方面的困惑,同时也分享了应对实用妙招。

网络侵权,内容和渠道“花样翻新”

当前,网络侵权盗版出版物有哪些形式?商务印书馆版权与法务部主任张仲彬和人民教育出版社版权部高级主管、京版十五社反盗版联盟秘书长伊才晓都提到,通过各种电商交易平台售卖侵犯出版社专有出版权的实体盗版书仍然是主要的侵权盗版形式。“这一部分仍然会形成对出版单位的主要冲击,因为这直接影响了出版单位优势图书的销售数量和经营额。”伊才晓说。

在侵权的内容上,网络侵权盗版已经不仅仅限于纸质图书。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杰说,现在有大量优质的视频课程资源被“搬”到了网上。除此之外,张杰还发现,有的网站未经授权使用原版图书部分或全部内容,形成新的作品,以新的出版物形态销售电子版,这种行为不仅涉及侵权,还涉嫌非法网络出版。

侵权盗版制品在哪里传播?张仲彬介绍,近几年,除了销售盗版书的电商平台外,商务印书馆还发现了通过贴吧、论坛、文档分享平台、P2P下载工具、网盘、微信公众号等平台售卖侵犯商务印书馆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图书内容;还有通过手机应用软件、在线词典等方式,使用商务印书馆享有著作权或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图书内容的情况。伊才晓则提到了利用学习机等外部设备下载或阅读侵权作品,以及利用服务器、云端等大型存储设备储存侵权产品,利用用户卡或密码才能阅读或者使用作品的情况。

张仲彬总结道,现在网络侵权盗版呈现出形式多样化、侵权手段隐蔽化、侵权产业链条化、侵权分工专业化的趋势。

追责困难,维权路上“步步费心”

网络维权工作,关键环节在于对侵权人的确定以及证据的取得与固定。但是,由于网上信息真假难辨又可能稍纵即逝,维权比传统实体渠道困难得多。

对比传统侵权行为,网络中存在的证据不但难有原始性,而且容易被修改、移除,证据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也都无法保证。张仲彬说:“我们要跑授时中心办时间戳、跑公证处固定证据,这一圈下来,黄花菜都凉了。”

对于侵权人的确定也是费神费力的,证据固定的过程更要与侵权人“斗智斗勇”。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副主任梁飞说:“相对于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网络销售盗版书面临着取证困难的问题。有的网店销售盗版书,会把真假货品夹杂卖,取证的时候,想买到盗版书还得碰运气。并且,卖盗版书的网店会根据不同区域销售盗版书,比如一线城市、出版社所在的城市,就一般不发盗版书,只向三、四线城市发盗版书,所以有时取证还得委托不同地区的朋友代为收货。”

梁飞还提到,证明网店销售给用户的图书是盗版,这是出版社维权的关键。可是如果出版社拿着拆封后的盗版书进行维权的话,网店很可能会不承认,会说是掉包的,无法证明这是从网店发出的。如何破局呢?梁飞分享了一个小窍门:从快递员手中取到快递后,不要拆包,准备好手机进行摄像,拍摄下拆包的过程,取出图书后,用笔在图书上写字、写日期,这一切都通过摄像进行记录。日后进行维权时,拿出写有字的图书跟视频里面的书进行比对,说明举证的图书就是从快递包中取出来的,不存在调包的情况。

攻守结合,“触网”伊始就要“处处留心”

面对维权困难和挑战怎么办?

张仲彬说,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人员配备上要有保证。张仲彬介绍,商务印书馆是国内最早设立版权部门的出版社之一。2017年,原来设置在版权部门的市场维护科调整到了营销中心下面,配备了数位专职的市场维护人员,这样保证了打击网络侵权盗版时有人手。

总结过去的经验,张仲彬说,应对互联网侵权盗版,可以将“防御性策略”和“进攻性策略”相结合。

对于出版社来讲,在防御性策略上,首先要控制数字授权,尤其是对小、微、新公司的授权;其次要严格控制载有图书内容的电子文档流通和使用范围,电子文件必须可以追根溯源,责任落实到人,不可外泄;再次,给数据加密,加大破解难度也很重要;最后,“如果可能的话,电子书尤其是文学类电子书,能连载的就连载,避免一次性发布或提供下载。”而进攻性策略,则主要针对侵权行为人,张仲彬建议出版社要善于借助第三方机构、消费者等社会力量,反击分散性的、小型的侵权人。伊才晓介绍,京版十五社反盗版联盟里的出版社,都可以提供对于盗版书的鉴定,支持消费者投诉。

梁飞还介绍了阿里知识产权投诉的程序,建议出版社发现淘宝、天猫有销售盗版图书的情况时,应及时投诉,这样有助于快速遏制盗版图书的销售。陕西普和律师事务所商经知产部部长、律师薛永谦则补充提醒道,为了提高通过率,投诉时要注意言简意赅,一次不要提交太多。

对于具备诉讼条件的案件,薛永谦提醒出版社,应注意切勿打草惊蛇,要先取证,再发律师函,如果没有效果,再进行诉讼,打击网络侵权盗版时,可以运用前沿技术特别是区块链技术。张杰则提醒出版社,要做好诉讼准备,做好证据保全等工作,综合应用协商处理、行政、诉讼等法律途径,必要时,还可以应用著作权法、商标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多种法律工具。 (信息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